投注游戏平台

保温杯资讯

饮食健康

亲子健康

《一位来自农村的80后女子电商创业记》第三章

时间:2016-07-13 23:20:37  来源:新浪博客  作者:佚名

林峰:你出社会后第一份工作是做什么?

 

华飞扬:毕业后帮姑姑的餐饮店帮帮忙,后来到我们市里的电子厂一个星期左右,在广州的表姐叫我去广州上班。

 

林峰:去广州是做什么?

 

华飞扬:是一家饭店,叫《新粤食府》

 

林峰:在广州哪里?

 

华飞扬:广州天河龙口西。

 

林峰:你自己去广州么?

 

华飞扬:不是,我大哥带我去的,记得那天去到广州已经是晚上了,在广州火车站,看着那些车来车作住的,我是头都晕了,大哥就拉着我走,是怎么走到龙口西的,我都忘记了,只记得在一橦楼下,表姐来接我,那天真是特别的深刻。

 

林峰:发生了什么事?

 

华飞扬:当时的宿舍在一橦小区9楼,表姐带我到一个床位,也就是我这天晚上睡觉的床,在大厅里,是两层的铁架床,下层有人睡了,我只能睡上层,这个床位一边对着大厅门口,一边是洗手间的门和厨房的门,那时候是9月份,晚上睡觉时,我冷得直打哆嗦,卷成团的。

 

林峰:你没带被子?

 

华飞扬:当时大哥特意留给我一张毡,就是盖了还冷,要不是更冷了。

 

林峰:9月不会很冷吧!

 

华飞扬:当时的天气是有些冷的,再者,住的地方是9楼。

 

林峰:表姐是睡哪?

 

华飞扬:套间是两房一厅,表姐的床是一个房间里。

 

林峰:没进去表姐那里睡?

 

华飞扬:夜了,也不想麻烦。

 

林峰:就这忍着?

 

华飞扬:是呢,所以说我的适应能力是挺强的,是练出来的,哈。

 

林峰:第二天没生病吧?

 

华飞扬:第二天上班了。

 

林峰:是什么职位?

 

华飞扬:就是一个服务员。

 

林峰:能习惯吧?

 

华飞扬:不习惯,服务员也是要培训的,托盘的手法,倒酒的手法,礼义方面,菜单要背,酒的度数与价格要背,那时整个人都呆呆的,像机器一样。

 

林峰:有没有遇到刁难的顾客?

 

华飞扬:有。

 

林峰:怎么刁难?

 

华飞扬:有两个顾客喝酒,上十瓶酒摆在桌子女,我们培训时要求的是,如果看见顾客杯上没酒了,就请求帮忙加上,我走过去帮他们倒满,刚刚两边倒了,完了!

 

林峰:完了?

 

华飞扬:他们两个原来是拼酒的,我也不知道啊,就两个都倒了,他们就哗哗的问,你把我们的酒都搞乱了怎么办,要不你赔,要不你喝完。

 

林峰:你怎么做?

 

华飞扬:哭,眼泪哗哗的直流。

 

林峰:委屈?

 

华飞扬:有些,自己那有受过这些委屈呢,越想越难受,而且年纪小,难受就哭了。

 

林峰:后来怎么解决。

 

华飞扬:一个部长芳姐过来跟客人解释,让我回后室,我们经理苗姐走到我面长跟我说,华飞扬,给10分钟时间你,你给我去厕所哭完笑着出来。

 

林峰:去了?

 

华飞扬:去了,哭了,笑了。

林峰:所以后面的人说很难看到你哭,看见你都在笑,是不是哭时候在厕所?

 

华飞扬:其实人为什么哭,很多时候是因为难过,委屈,在意,年纪小的时候,喜欢直接表达感情,年长了,经历多了,对世界了解多了,也就没有那么多难过了,小时候,摔跤都哭,但长大呢,只会赶快站起来,拍拍衣服,所以人越长大,越包容,哭的情况就越小。

 

林峰:还得出结论来啊!

 

华飞扬:笑论。

 

林峰:后来还发生什么呢?

 

华飞扬:有,当时哭后下班,我就想在那里上班了,还有一原因是我是近视的,服务员要当人倒酒吧,白酒,红酒的,红酒还好,白酒嘛,我看不见啊,8分满,有时候我就倒满出了,我觉得我做不好这份工作了,我决定辞工了,我跟表姐和在这里做部长的表姐的堂姐玲姐讲了。

 

林峰:做了多久了?

 

华飞扬:一个月未到!

 

林峰:那批了没有?

 

华飞扬:没批。

 

林峰:那你有继续去上班吧?

 

华飞扬:我是打算不管她们批不批我都走的,当天晚上我写了一封信,就是留给我表姐,之后背着包去流浪的。

 

林峰:流浪?你不怕吗?

 

华飞扬:没想那么多,只想离开,流浪去睡大街也好,睡天桥也好,只想走到哪是那。

 

林峰:最后呢?

 

华飞扬:就是那天晚上,大哥来找到我了,是玲子告诉他的,我想不做了,他带着我沿着龙口西路口一直走,一边问我,为什么不想做了,我跟他说,我做不好的,我近视眼,我连倒进酒杯的白酒有多少都看不清,常倒出来了也不知道,我怎么可能做得好这份工作呢!

 

林峰:大哥怎么说?

 

华飞扬:哎呀,想起那天晚上大哥的话特别有魅力!

 

林峰:快说说!

 

华飞扬:你说做不好,是因为自己还没有定心用心,盲人可以过路,可以坐车,可以吃饭,知道为什么吗?因为有一种自我感觉,你也一样可以有,何况看不清也可以配一副近视眼镜,相信自己,你可以做到的。

 

林峰:大哥的话很有道理。

 

华飞扬:嗯,我听后,反醒过,之后努力再试试,下班时,自己拿一些白酒杯用清水练习,就是练自己的一种知感,大概一个倒酒时酒瓶在什么角度,多久,杯子的酒就合适了,之后没有配眼镜,也没出差错了,包括以前一直没有背得下来的菜单,酒单,也在睡觉前拿来念,已经全部掌握了,因为熟悉了菜单,我就鼓起勇气有客人时就帮点菜。就这样,所有事都不是难事了,跟这些经理啊,部长啊,也熟悉了,休息还一起去逛街。

 

林峰:一件事用心跟不用心是不同的。

 

华飞扬:嗯。

 

林峰:在饭店做了多久?

 

华飞扬:一年,最后还是不想一直做这服务员,整天笑脸迎人的,还是累的。

 

林峰:没遇到金龟?

 

华飞扬:老龟有一个。

 

林峰:哈,老龟啊?

 

华飞扬:估计是四十多岁吧,不过也没怎么样,他问我还想不想读书,他可以供我读书,还问要不要手机,马上给我买一台。

 

林峰:你怎么答?

 

华飞扬:实话说,当时的我真想读书啊,手机在当时也是奢侈品,不过我明白一个道理,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,就说,不用了。

 

林峰:悔了吧,哈!

 

华飞扬:哈,是啊,如果帅一点就好了,哈、哈、哈、

 

林峰:之后呢,做什么了?

 

华飞扬:进了一间手袋厂。

 

林峰:在里面是做什么呢?

 

华飞扬:刚开始是刷胶水,手袋的一些形状是要用胶水沾好做的,我们是新手就做这些了。

 

林峰:做了多久?

 

华飞扬:一年多,由新手刷胶水,做到台面,再到套袋,也就是除了车位,一个做袋子的工程我都做过了。

 

林峰:为什么又不想做了呢?

 

华飞扬:工厂的上班是时间是早上800到中午1200,中午133018001900到期2200,正常是这样的工作时候,有时候加班就通宵,每天到时间就上班,下班,一日一日的,我不甘心日子就这样过了。

 

林峰:你怎么做了?

 

华飞扬:那一年是2005年了,有一次不用加班,五个同事讨论去哪里玩,一个同事说,去网吧上网吧,其实我也没上过网,只是在读书,的时候接触过电脑,学习的没有网络的,那时学了什么,早已经交回给老师了,所以连开机都不知道那里开,当时一个同事,有玩QQ的,我就看着怎么开机的,怎么聊天的,再问他,他告诉我,在对话框里输入内容就好了。

 

林峰:你学会了吗?

 

华飞扬:那有那么容易学会,唉,那个同事给个QQ我上着玩,当时应该是很流行网恋吧,许多陌生人加,别人发了十句,一堆什么刚分手啊,情路难走啊,什么失恋故事的,我想给安慰一下的,问题来了,不会打字,哈!

 

林峰:唉!哈.....

 

华飞扬:不过,那个时候开始,我便想学电脑,自己买了一本《电子计算机教程》,每天晚上不用加班的时候,如果没有出去玩,我就看它。

 

林峰:不会是为了网恋吧!

 

华飞扬:如果是也不错,当一个人有一个目标去奋斗的时候,力量是N+的。

 

林峰:是的。

 

华飞扬:当时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,只有一人感觉,就是想学电脑,直觉告诉我电脑里面有一个世界,是我所没有看到的,它远不止QQ这么简单,它里面这个世界,会是我走出每天上班下班,机器人式的生活,是我的一个机会。

 

林峰:后来呢?

华飞扬:想学,除了自己看看书,不知道从何下手,想报培训班,又不知道在哪里有得上,更不知道要多少钱,如果贵了也蛮舍不得钱的。

 

林峰:当时工资多少一个月?

 

华飞扬:刚开始进这个行业的时候同8块钱一天。

 

林峰:天啊,8块钱一天怎么活啊!

 

华飞扬:还是这样活过来了!后来呢,有1200元左右了。

 

林峰:跟餐厅相比呢?

 

华飞扬:餐厅时800多。

 

林峰:还好,最后也是有近步了,那你是什么时候接触电商的呢?

 

华飞扬:那是许多年后了,下一章说吧!